糖果派对银河网站

伊朗苏莱曼尼将军遭暗杀对中东中资企业的影响

  1月3日早晨,三枚火箭弹击中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造成至少8人死亡,死者中包括一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城旅”高级军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随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誓言称,要对苏莱马尼遭美国空袭死亡一事进行“严厉报复”。同日,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指挥了这次行动,并在1月2日下午批准了这次空袭。

  1月5日,伊朗国家电视台发布悬赏通知,称伊朗有8000万居民,以这个人口为基础,希望筹集8000万美元,以奖励那些接近特朗普的人。据伊朗迈赫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7日,伊朗议会投票通过一项动议,将全部美军、五角大楼及造成苏莱曼尼之死的相关人员列为“恐怖组织”。伊朗半官方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援引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的线种报复美国的方案,其中威力最小的方案也将成为美国人的“历史性梦魇”。

  1月8日,据伊朗法尔斯新闻社报道,美国驻伊拉克安巴尔省的阿萨德空军基地遭到伊朗数枚导弹袭击。随后,袭击得到伊朗和美国方面的确认。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情报机构的一位知情人士说,截至目前,阿萨德基地内至少有80名美国军人被杀、200人受伤,伤者被直升机运出基地。该知情人士补充说,基地内的20个重要目标被15枚导弹击中,大量的无人机和直升机被摧毁。目前,美国方面尚未做出回应。同日,伊朗发表声明称,美国应尽快从伊拉克撤军,否则伊朗将发动更多的袭击,而科威特、巴林、沙特阿拉伯、约旦和以色列等美国的盟国都将处于伊朗的打击范围内。

  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是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是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之后伊朗第三号的实权人物。苏莱曼尼将军生前主要负责审核伊朗对所有其他中东国家反以色列、反美武装组织的培训与支援和向叙利亚输送军事物资的事务。而笔者认为,此次空袭行动实质上是美国主导的一场政治暗杀行动,对伊朗、伊拉克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安全形势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此次暗杀行动可能使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发生较大的变化,同时,中东地区的政治风险、武装冲突风险和恐袭风险也将进一步上升,伊核危机和库尔德问题可能再次浮现。在此背景下,中资企业和中国公民在中东的安全问题显得日益重要。

  鉴于当前中东地区紧张局势,刺猬安全提醒中国公民请避免或谨慎前往伊朗、伊拉克等冲突多发地区,已在当地中国公民需切实提高自身安全防范意识,避免非必要外出,如确需外出的,应避开美方车辆、人员、基地、使领馆和有美国人或西方人居住或下榻的场所等潜在遭袭击目标,避免在外国人常光顾的酒店、餐厅、酒吧等场所长时间逗留;及时通过当地媒体和网络了解事态发展,出行前做好行程规划,避免前往抗议活动地区,远离人群密集场所。

  中资企业和机构应切实加强安全防范,与中国驻当地使领馆保持密切联系,及时通过官方和自有信息渠道了解局势发展;提前制定应急与撤离预案;提高驻地与施工现场安保等级,完善紧急预案并安排演练,严格落实外出警卫随行等各项安保规定。

  2019年中东地区接连发生伊朗油轮遭袭、美国无人机被伊朗军队击落的事件,美伊武装冲突风险陡增。此次对于伊朗政府而言,此次苏莱马尼将军被暗杀事件更是将美伊紧张关系推向了高潮。笔者预计,伊朗及其代理人政权未来或将更多地对美国军事基地发动攻击,而美国也将对伊朗的攻击加以反制,美伊两国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较大。

  但伊朗方面还是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克制,在苏莱曼尼将军被暗杀事件过后,伊斯兰革命卫队并没有马上攻击美国的军事基地,而是先攻击一处美国军事基地予以警告,所以双方暂时还不太可能会全面开战,但武装冲突风险仍然较高。

  在美国对中东多国同时实施制裁的大背景下,各国发生大规模活动的风险大大增加,特别是伊拉克亲伊朗派势力、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和伊朗政府将面临更大的执政压力。

  苏莱曼尼将军遭暗杀后,美国在中东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包括美国大使馆、美资石油公司等在内所有和美国有关的设施都可能成为恐怖组织袭击的目标。另外,由于伊朗局势遭到严重破坏,伊朗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和俾路支武装也可能伺机对伊朗的军政部门发动武装袭击,已达到其独立或高度自治的目的。

  美国如果要在这场中东大乱局中获胜就必须要阻止中东各大国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美国,而库尔德问题是破坏这些大国联合的重要筹码。因为无论是在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还是在伊朗境内都存在大量的库尔德人或库尔德武装。若美国利用库尔德人来掣肘中东各大国,则将进一步破坏中东局势的稳定性。库尔德问题可能成为2020年中东局势的焦点。

  目前,阿富汗、伊拉克、黎巴嫩、也门、索马里、叙利亚、利比亚等大部分中东国家都有伊朗支持的军事组织,据统计这些武装组织加在一起人数超过30万。这些武装组织大多被苏莱曼尼将军所节制,而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将军一方面可以破坏伊朗同其他国家武装力量的联络,逐渐肢解叙利亚、伊拉克、伊朗、也门胡赛武装组成的“什叶派”之弧;另一方面又可以向中东各国展示美国强大的谍报能力和军事实力。

  2019年,中东局势持续紧张,各大国都萌生了和解的意愿。而美国方面认为,若中东各大国和解则会使中东多股政治势力联合起来对抗美国,这是美国无法容忍的事情,所以需要对中东各大国的和解进程进行破坏。

  2020年1月5日,伊拉克迈赫迪表示关系紧张的沙特和伊朗此前正就缓和矛盾展开对话,伊拉克则承担中间人的角色。伊拉克总理迈赫迪透露,苏莱曼尼遇袭当天本来是要赴伊拉克专程传达伊朗给沙特的回信,并与迈赫迪举行会谈,但苏莱曼尼刚到巴格达机场,就遭到了美军的暗杀。被怀疑是被美军诱杀。

  笔者认为,美国选择在此时暗杀苏莱曼尼,无疑是向伊拉克、伊朗、沙特透露了2个信息。第一,伊朗、沙特、伊拉克三方私下进行政治谈判的事情美国完全知道;第二,美国有能力对大部分的中东国家的领导人进行斩首行动。这两点对中东其他国家起到了相当大的威慑作用。

  苏莱曼尼被暗杀事件让对愿意与伊朗对话的沙特等国感到压力重重,美国正是利用此次暗杀事件将沙特等中东国家绑上自己的战车。

  2019年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面临被弹劾下台的风险,为了转移国内的政治矛盾和保证2020年大选可以连任,特朗普采取政治冒进的方式,悍然对苏莱曼尼将军发起暗杀行动。

  特朗普暗杀苏莱曼尼一方面可以获得国内保守派、民族主义派人士的选票,另一方面又可以绑架美国在中东的一些既得利益集团,如美国石油公司等,从而保障自己不会被弹劾下台并在2020年连任。

  对于伊朗来说,因为美国可能加大制裁,社会稳定性再遭破坏,所以政治风险在未来一段时间仍将处于高位,而伊核问题的重现可能将使地区局势再度趋紧。

  苏莱曼尼将军被暗杀无疑是伊朗的“国难”,对此,伊朗如果不报仇,不足以平民愤,也无法安抚军方,自身政权的合法性也将被动摇。接下来,美伊关系在未来将严重受损,伊朗或通过其盟友对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基地进行打击。伊朗国内的亲美派或主张与美接触派也可能遭到当局的清算,而美国加大对伊朗制裁同样会影响到伊朗社会的稳定。目前看来在伊朗重复上演2019年11月伊朗示威游行的情况已不再可能,有利于伊朗团结一致对敌。

  2020年1月5日,伊朗政府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最后阶段,放弃伊核协议中的最后一项关键限制,即“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这意味着,伊朗的核计划将不再受到任何实际限制。此前,作为对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的反制,伊朗已先后分四个阶段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发推称“伊朗永远也不会拥有核武器!”

  而伊朗全面放弃伊核协议意味着该国可能发展核武器,而一旦伊朗拥核将彻底改变中东地区的地缘战略平衡,美国和以色列也绝对不会容忍,地区紧张局势或将再度升温。

  对于伊拉克来说,已到了与美国关系破裂的边缘,亲伊朗的迈赫迪政府可能在国内政治斗争中扳回一局,但因为美国的制裁,伊拉克的政治风险可能仍将进一步上升。

  2019年10月,伊拉克国内曾爆发大规模、反伊朗示威游行,总理迈赫迪处于即将退出国内政治舞台的境地,而此次美国公然在伊拉克境内对伊朗政治人物进行政治暗杀为迈赫迪等亲伊朗派政治势力提供扳回一局的可能,伊拉克亲伊朗的什叶派和亲美派的斗争或将愈加激烈,所以,伊拉克的政治风险将进一步上升,2020年伊拉克可能再次发生大规模政治骚乱。

  2020年1月5日,伊拉克议会通过决议,建议内容包括政府必须不再向国际组织提出协助打击极端组织的要求;必须着手让外国驻军撤离伊拉克,并防止其使用伊陆海空;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对美国侵犯伊拉克主权的交涉等。

  同日,特朗普威胁称,美军不打算离开伊拉克,除非伊拉克为美国在当地所建的空军基地付清费用。如果伊拉克对美国采取敌对行动,将对其展开制裁。特朗普强调:“那将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制裁,会使针对伊朗的制裁显得微不足道”。在美国与伊拉克关系即将破裂的背景下,预计美国在2020年可能将对伊拉克政府实施更加严厉的制裁,伊拉克的政治稳态或遭严重破坏。

  土耳其或将借美伊关系持续紧张之际,以充当“离岸平衡手”的方式,获得更多与美俄谈判的筹码,并加快其地缘战略重心南移的步伐,更加深入地介入叙利亚利比亚局势。

  2020年1月6日,土耳其外交部长卡夫索格鲁表示,土耳其将致力缓和伊朗与美国之间的紧张情势,也已与双方联系。

  由于地缘政治环境的因素,近年来土耳其地缘战略重心逐渐南移,这一点从2019年埃尔多安政府深度介入叙利亚、利比亚局势就可以看出。在这场中东大乱局中,土耳其受波及的程度并不高,但一向“外交冒进”的埃尔多安政府可能将借助这场乱局提高自己在中东的威望。而土耳其地缘战略重心南移最大的挑战就是美国,而此时美国已即将陷入到中东各国的“大乱斗”中,需要作为中东大国的土耳其的帮助。而土耳其在美国和中东各国之间居中调停,对土耳其提高自身政治威望有极大的帮助。如此,土耳其在中东将充当“离岸平衡手”角色。

  另外,土耳其可以借助自己“调停人”的身份来获取更多与美俄等大国谈判的筹码,让其为自身战略重心南移让道。没有了美国阻挡的土耳其可能将继续加大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打击力度和在利比亚的军事存在。

  所以,2020年土叙边境可能再度爆发武装冲突,库尔德工人党及“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发动报复性恐袭风险或将上升。

  虽然苏莱曼尼将军被暗杀事件使中东地区的安全风险陡增,不确定性较大,但伊朗政府仍然保持了较大程度的克制,且没有立即与美军爆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故笔者认为,目前中东地区的安全风险虽然有较大幅度的升高,但仍在可控范围之内。

上一篇:“久不见若影”下一句是什么

下一篇:「唐诗鉴赏」丹青引赠曹将军霸杜甫